8_BANNER(原稿).jpg

從今年開始,「台灣海筆子」將更名為「海筆子TENT16-18」,以2016年開始至2018年這三年間的創作和活動為目標行動。而作為此一行動序幕的「帳篷場域」,要如何在「渾沌」之中摸索新的可能呢?就如「七日而渾沌死」一般,「帳篷場域」在演出六日後的第七日死亡,「場所」從空地上消失。而那個為此存在過的「小集團」,又能「共有」什麼樣的「記憶」,進而為行動建立起什麼樣的基礎呢?


 

有鑑於此,在第七日以後,似乎有反省的必要。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