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筆子TENT 16─18


2018帳篷劇《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演出序文

 

文/櫻井大造
譯/李彥

 

所謂的「世界」在古印度語中叫做「loka-dhaatu」,意思是「森林之中沒有樹的空地」。那裡不但是人們聚集的場所,同時也是「傳達佛陀教誨的地方」。古代中國的佛教將這個詞翻譯成「世界」。意味著空間的「界」和意味著時間的「世」。「世」指的是過去、現在和未來三世,「界」則是人們在這三世之間輪迴轉生的空間。因此,所謂「世界」這個詞,相較於我們一般使用的意義(萬國、社會、地球等),是一個將重心放在時間上的詞。

 

這次的劇名《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裡的「世界」,也是設定成像這樣將重心放在時間上的時空。但是,它距離輪迴轉生還很遙遠,未完的過去、遲遲不到的未來、止步不前的現在,這三股力量互相角力的場域就是我們的「世界」。它的姿態是一隻在夜晚為陣痛的苦楚而翻滾掙扎的獸,但是,面對這樣的姿態,一味地感到恐懼是不行的。能夠看顧這隻獸的是身為這個「世界」當事人的我們,而且,說不定獸分娩生下的就是我們。

 

現在,我們所遭遇的(或者說居住於內部的)「獸」,看起來似乎是所謂的「文明」——像是即將崩毀的大樓一般佈滿裂痕的「文明」。「文明」不過是以「國家」這個社會體制做為地基的「文化」呈現出來的一種形態罷了。若將「文明」的基礎單純化,看起來似乎可分成三點:第一個是階級的分化,第二個是勞動的分工制,第三個則是都市這個場域的存在。這個「文明」正在逐漸龜裂崩毀的證據是:

第一,階級分化已經細分到了個人水平(也就是說,越往下層走,安定化的階級被切割的越加支離破碎);第二,被分工的勞動價值變成一面倒地傾向消費而非傾向生產(也就是說,各式各樣的勞動變成均一水平,只有經濟速度被奉為神明並且賦予價值);第三,都市逐漸失去「人們生活的場域」這樣的場所性(也就是說,許多都市居民只能把相似於機場候機室或高速公路上的車子之類的「非-場所」當成住處)。

 

這個「文明」的崩壞期應該是長期的吧。它以一副彷彿承受激烈陣痛的巨獸姿態,阻擋在我們的「三世」之中。那是緩緩倒下的海怪利維坦(國家)的身影?還是已然倒下並且流民化的勞動者們,彼此擠壓重疊後出現的怪獸?答案無法說分明。無論如何,我們是不可能從「文明」的崩落過程中逃脫的。這麼一來,除了重新理解掌握我們的「三世」(過去、現在、未來),並且將「生的過程」當成「文化」重新發明以外別無他法。我們的「帳篷場域」,就是其中一個像這樣的小小發明現場。

 

高雄 演出場次
時間: 2018/1/9(二) 19:30 
地點:原日本海軍鳳山無線電信所 特設帳篷(高雄市鳳山區埤頂里7鄰勝利路2號)

 

台南 演出場次
時間: 2018/1/13(六)19:30 
地點:大灣凌霄寶殿武龍宮前 特設帳篷(台南市永康區永大路二段1038號)

 

台北 演出場次
時間:2018/1/20(六)~2018/1/25(四)每晚19:30
地點:空總文化實驗室 特設帳篷(台北市大安區建國南路一段177號,建國南路入口)

 

詳細贊助資訊:https://goo.gl/L2j1zB

banner(final).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海筆子 TENT16─18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