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 痂殼城》演出劇照 新增

攝影:陳又維
20070415_32.jpg
多數:該死!這該死的繩索!難道這就是我罪孽的報應?大紅的蟲子已經掙紮出我的身體,是要向天帝密告我的罪孽?

20070421_53.jpg
多數:以前,我看過“組合音響的老鼠”的片子,就是腦袋被埋了電極被弄得團團轉的老鼠。
獨角仙:說起來,我頭上的這裏、這裏和這裏,都有小小的傷口,已經結了瘡痂!!
20070415_122.jpg
多數:拿槍的那幫人?可是,你讓我逃,我向哪逃呀。
傷痕:快進我的傷疤。藏在我的傷疤裏。
20070415_144.jpg 妖蛾:所以呀,惡靈魂是從你裏面開始吃你的肉,你就越來越瘦。當然,這是皇帝的職責,真是無可奈何。
20070415_191.jpg
添丁:朕。真是多有失禮,一言難盡,一言難盡呀。
20070415_204.jpg 土蜘蛛:始皇帝店主,以及善財之家理事長,痂殼!今天就是來要你的命!快覺悟吧!
20070421_110.jpg
獨角仙:這還是可以開的門呀?!
20070421_148.jpg
獨角仙:你這個東西!啊,我的腳!腳怎麼動不了.....
20070421_165.jpg 水筆子:那裏面有什麼東西在遊著。那是------ 多數:那是?水筆子:美人魚。
20070421_167.jpg

20070421_188.jpg
傷痕:昨天我看見 彷彿火焰般猛烈 像開錯了季節的 向日葵一樣 燃燒著我的歌聲
20070421_197.jpg
20070421_227.jpg 痂殼:沒有新生兒的啼哭。落下來的是肉色的繈褓。我慌忙舔開繈褓,從裏面扭捏著爬出一些幼蟲。他們頃刻爬滿了房間。
20070415_449.jpg 天鼠:把這個實驗物件隔離到地下的病房去。總覺著他又要發狂了。

20070421_250.jpg  未生:有這個就沒問題了。再見,妖蛾。多謝,妖蛾。再見!
20070421_270.jpg 天鼠:嗚,我是想,革命就是對過去的清算。要重新喚起祖先曾被迫為奴隸的記憶。
妖蛾:祖先是奴隸的記憶?
20070415_510.jpg 添丁:現在,添丁我就把這大鐘先借用一下,用得來的錢去買好多便當。然後,就去發給大家!大家一定不要死,要等著我呦
20070415_581.jpg
20070415_638.jpg多數:痂殼!住手!把槍放下!
獨角仙:多數!
痂殼:少囉嗦!

20070421_299.jpg 多數:欺騙比殺人更罪孽深重?
土蜘蛛:這是說,下地獄的不是我,而是他。呼呼呼。好!再見
 
20070421_370.jpg
傷痕:別擔心,還好。來,把我也帶到大海去吧。那麼親切的,親切的海洋---
20070421_381.jpg 
20070415_694.jpg
20070421_402.jpg 傷痕:被饑餓和貪婪附了體的怪物拿著槍走了過來。為了撕咬人住的城市而來。怪物扣動扳機的瞬間,隨著人們的悲鳴,數不清的紅紅的蟲子奔湧出來。

20070421_398.jpg
20070421_406.jpg
20070421_430.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wanhaibizi 的頭像
Taiwanhaibizi

海筆子 TENT16─18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