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日譚〉


      十八世紀的海面上有許多來往貿易的船隻,礦砂、茶葉、香料、棉花與各式農產、原料堆滿了甲板與船艙。甲板下滿載如蟲般被販運的勞工們,在黑暗的船艙裡,在體液與屎尿間緊挨著彼此。

      有人在黑暗中死去,有人選擇跳海,少數終能脫離船艙的人則帶著刷不去的氣味,前往勞動的現場等待下一場死亡。移動的軍隊和商旅夾帶著昆蟲和病原四處 遷移,傳染病和現代化的發展並行。無論黑死病、天花或痲瘋,幾乎所有曾被記述的傳染病原皆來自記述地點以外,來自「異地」。人們對不知名病原侵入身體的無 知警訊聯想翩翩,於是舉目所及都成了可疑的對象。實質的傳染病以及疾病的隱喻構築了社會的秩序和想像,讓人必須劃清自保。

     


      現代的資本主義提供人們追求極致幸福的許諾,人們懷抱著對美好未來的冀望,如潮水般奔湧移動,大量遷徙流動的勞奴工成就了現代國家的龐大工業與公共 工程,卻在卑微的追求自由下失去自由,成為運船與火車上的魍魎,成為受驅逐與恐懼的對象。追求幸福的人們一個接著一個向現代的美好路徑邁步,走進明亮、潔 白、衛生的新世界。隔離面罩下,如今傳染病毒以更優雅的形態潛進體內,而人們的恐懼一如既往,只是不知被恐懼的對象會是自己或是他人。


      中國的傳說視日蝕現象為天狗的惡行,天有異象,人間必定有災,必須敲鑼打鼓威嚇天狗吐出太陽,重現光明。追求幸福的驅力像是太陽光,眩目令人難以逼 視,人們透過水盆與墨色鏡片,滿懷嚮往地小心張望。迫切飛天逐日之際,光在人身後催出長短不一的影子。肥矮、瘦長、獨臂、多腳和形狀模糊的影子們爬過粗糙 的碎石地和玻璃帷幕牆面。無法看清描繪身後的影子,人們朝著太陽飛升,以為如此便可以擺脫身後的黑影,想逃離的心情滴累出黏膩的重量。陽光下,影子發亮, 交疊著消失在彼此的視線裡。


      但魍魎的世界難道不是一直存在嗎?如傳說中的天狗真把太陽吞下,當光暗去,眾魍魎四散回到本來的面貌,不被恐懼所迷惑的世界,再也不用側身探看,或 許才能真正察覺,面對彼此。


 


                                                                      編導   林欣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wanhaibizi 的頭像
Taiwanhaibizi

海筆子 TENT16─18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