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台灣.濁水的日月譚》行動


      約在十年前,曾有 一次前往日月潭邊的邵族部落遊玩。當時與邵族的年輕朋友們一起盡興地唱歌直到夜半。在那一天才知道日月潭原來是個水庫,邵族朋友們也讓我看了日本帝國統治 時期當地的照片。

1930年左右,自濁水溪上游築壩引進溪水,才讓日月潭的湖面形成為如今大規模。日帝時期的這項工程是由台灣電力株式會社興建,據說此地的發電量對於台灣南部的工業化有相當貢獻。流傳著白鹿傳說的邵族的美麗生活,與經由地下水道流進日月潭的「名為現代的濁流」之間有極端的差異。「現代」經常即是如此壓倒性的現實。


 


     本次演出行動的總標題《台灣.濁水的日 月譚》與日月潭的實際故事並不相關。然而,十年前我所經驗到的那令人目眩的感受,確實觸發了此次標題命名的動機。第一部蝕日譚(五月初演出)與第二部蝕月譚(十二月底演出) 為各自獨立,而非延續性的兩部戲劇作品。其間的聯繫性不是來自時鐘所表現的線性時間連續,而是時鐘無法標指的另一種時間概念,讓這兩個演出間產生了各自獨立又互為一體的關係。


     


台灣海筆子以這兩個演出作為今年的戲劇行動。此外,今年八月中國北京會舉行【北京帳篷小組】的首次演出,【日本野戰之月海筆子】也確定將在十月底於東京演出。台灣海筆子的成員們將參與或協力這些演出,這四齣戲將彼此連動,同時也為此地域能帶來某種波動。


 


請各位觀眾,絕對不要錯過蝕日譚蝕月譚這兩齣戲。


                                                                   


                                                                      總監 櫻井大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wanhaibizi 的頭像
Taiwanhaibizi

海筆子 TENT16─18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