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在明年(2011年)一月份演出的【台灣海筆子】帳篷劇〈東亞絕望工廠傳奇——蝕月譚〉是承接今年五月公演的〈蝕日譚〉,也就是《台灣‧濁水的 日月譚》的第二部。話雖如此,其內容並不是一個延續〈蝕日譚〉的故事。就作品的世界觀而言,兩者是各自獨立的設定。這是櫻井大造繼2007年的《變幻 痂殼城》以來,暌違三年之後再度於台灣擔任編導。

 

      三年前,《變幻 痂殼城》在台北的公演結束之後,【台灣海筆子】便和日本【野戰之月海筆子】攜手合作,於北京市內兩處設置帳篷,隔日輪番上演兩種不同的,《變幻 痂殼城》(台灣版和日本版)。當時我們並未向北京政府當局申請許可,也就是說那是未經許可的公演。而為我們在北京進行籌備工作的,是居住於北京當地、來自 各個不同領域的志願工作者所組成的【北京帳篷小組】。他們厭倦了戰略性地利用國家及文化資本的表現領域——政府舉辦的民間交流也包含在內——。他們渴望性 質完全相異的「表現方式」。這大概是因為在北京奧運開幕前喧譁的氣氛之中,中國僅憑藉著國家和資本便得以「全球化」這點,讓他們感受到強烈的厭惡與危機感 所致。他們無論如何都希望能夠為中國社會開闢出一個「全新的表現平台」。這個公演就這樣在各方人馬所作的各種努力之下,奇蹟似地迴避了北京政府的干涉,順利上演。

      然後,今年夏天以他們北京成員為中心的帳篷劇正式揭開序幕。也就是【北京 臨˙帳篷劇社】的《烏鴉邦²》公演(編劇/孫柏、周瓚;導演/櫻井大造)。那次公演同時也有許多【台灣海筆子】與日本【野戰之月海筆子】的成員參與其中。 與三年前相反的是,這次他們大多是幕後工作人員。這樣,三年前所無法想像的流動性出現了。其中的交互作用以及共同關係性,是與國家和資本絕緣的我們所共有的。這次【台灣海筆子】的公演,除了從未缺席的日本野戰成員之外,北京的成員也將以幕後工作人員的身份參與其中。 

      今後,海筆子應該會以這些關係性作為手段,更進一步於這個地區(東亞)展開新活動吧。目前已有幾個計畫正在討論之中。這個活動之所以重要,原因就在於,在日 常生活中,我們任憑國家及資本將我們塑造成一個流動性的存在。我們對國家及資本的陰影(飢餓)感到恐懼不已,因此被迫接受它們所認定的社會關係。我們是藉 由自身的意志以及一個又一個行為的累積來和他人產生關係的存在。因為如此,我們得以發展出與強迫性的社會關係截然不同的獨立關係。這便是我們【台灣海筆 子】產生出的「流動化」,同時也是我們的「外交」。

      在這次的公演〈蝕月譚〉之中,我們將搭蓋兩個帳篷。連接兩個帳篷的是一 個有如小池子般的水窪。觀眾將通過名為「弦月工廠」的帳篷、越過水窪,最後抵達觀眾席。這個水窪雖然可說是台灣海峽的隱喻,但是工廠和劇場之中哪一個代表 台灣並沒有明確的設定。那個水窪也有可能代表著沖繩或菲律賓與台灣之間、逐漸隆起的新生海底(新興的美國武力)。被當成是「世界的工廠」及「世界的市場 (劇場)」的中國,代表的不僅僅是中國大陸而已。

      今後,彷彿被「工廠」與「市場(劇場)」兩者所驅趕似地,我們仍舊會繼續 遷徙下去吧。面對這種強迫性的遷徙,我們無論如何都需要一個用來測定自己的位置、重新審視並且「反省」本身存在方式的「集體性場所」。我們必須要以自己能 夠掌握的事情來重新解讀「工廠—勞動」與「市場(劇場)—表現」之間的關係,並且應該要不斷地再三加以理解才行。【台灣海筆子】的帳篷不但是思考「勞動」 與「表現」兩者關連性的「反省場所」,同時也是一個能夠發現全新的關係性、令人雀躍的「驚喜場所」。

   【台灣海筆子】帳篷劇〈東亞絕望工廠傳奇——蝕月譚〉將於2011年1月6日(四)~10日(一)每晚七點半開演,在台北市大直地區敬業二路旁綠地的特設帳篷(近捷運文湖線劍南路站)演出五場。即日起開始開賣八五折預售票,詳情請至【台灣海筆子】http://taiwanhaibizi.pixnet.net/blog,或電洽0960-639-179。

  

edm.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wanhaibizi 的頭像
Taiwanhaibizi

海筆子 TENT16─18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