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筆子TENT16-18企劃
帳篷劇《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 高雄場 】

2018/1/9(二)19:30

原日本海軍鳳山無線電信所特設帳篷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anner(final).jpg

演出序文:https://goo.gl/BoMshF
 

本企畫由「海筆子TENT 16─18」獨立製作,於高雄、台南、台北移動演出。敬邀購買海筆子結緣線,持線者可出席任一場次演出作為回饋。

【 高雄場 】

2018/1/9(二)19:30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筆子TENT 16─18


2018帳篷劇《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演出序文

 

文/櫻井大造
譯/李彥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bdm_final.png

台北・水滴廣場work-chop #1 《平井玄:勞動與音樂》 

 

報名連結:https://goo.gl/forms/v6VCWoEOWAlUGYyQ2

海筆子Tent 16-18 x 半路咖啡 x 小地方 聯合企劃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23新宿ALTA站前廣場集會 (主辦:辺野古への基地建設を許さない実行委員会)的電話訊息(仲村渠政彦PM5:00開始傳送)(來自沖繩‧一坪反戰地主會關東部落格 石塚先生的請託)

 

在現今的沖繩,以環繞著邊野古、高江的反對新基地建設之社會運動為始,各地展開了反戰和平、基地撤除、守護生活的社會運動。沖繩當地的居民(包括沖繩人、移居者),與來自「本土」的朋友們一起,自嘉手納基地大門、普天間基地大門開始層層向外地展開了社會運動。

 

首先,向各位報告有關高江的狀況。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沖繩一坪反戰地主會  關東部落格機關誌『一坪反戰通信』280号(2016820發行)

高江報告(7月11日~8月13日)

/ 高江直升機機坪建設反對現地行動連絡 共同代表 仲村渠政彦

翻譯/羅皓名

0731沖繩高江N1閘門前,仲村渠先生文章高江報告.jpg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8_BANNER(原稿).jpg

從今年開始,「台灣海筆子」將更名為「海筆子TENT16-18」,以2016年開始至2018年這三年間的創作和活動為目標行動。而作為此一行動序幕的「帳篷場域」,要如何在「渾沌」之中摸索新的可能呢?就如「七日而渾沌死」一般,「帳篷場域」在演出六日後的第七日死亡,「場所」從空地上消失。而那個為此存在過的「小集團」,又能「共有」什麼樣的「記憶」,進而為行動建立起什麼樣的基礎呢?


 

有鑑於此,在第七日以後,似乎有反省的必要。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筆子TENT16-18帳篷劇《七日而混沌死》劇照集(攝影/陳又維)

多數

水虎、尾巴Q.jpg

野狗、高粱、尾巴Q.jpg

苦旦.jpg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722625_10153274046365194_120815419_o.jpg

 

海筆子TENT16-18 帳篷劇演出《七日而渾沌死》新聞稿

 

2013年《黴菌市場默示錄》演出後,「台灣海筆子」打破兩年的沈默,再次開始行動。接下來,海筆子會把2016年到2018年這三年當成一個階段,以「海筆子TENT16-18」這個名稱進行活動。成員為原先的海筆子成員和新加入的年輕演員以及工作人員,另外,包括東京「野戰之月」及北京「流火」的演員和工作人員也會來台參加行動。首次的公演為櫻井大造編導的《七日而混沌死》,將在今年四月初於微遠虎山空地特設帳篷上演。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櫻井大造/文     韓冰/翻譯

在論壇這樣的「檢驗場」上,對「帳篷劇」驗明正身,有時是必要的。我認為擁有這樣的機會對「帳篷劇」來說是幸運的事。首先我代替「帳篷劇」,對提供此次機會的各方表示感謝。不過,要使這樣的檢驗機會成為有意義的事,卻並非那麼容易。

原因在於,正如大家所知道的,「戲劇行為」是極為流動的事件,表現在外面的不等於其本質。像「現代戲劇」那樣通過牢固的制度將「表現」標本化的例子暫且不談,通常對於戲劇的外在表現,很難用所謂「作品性」來概括。這一點,帳篷劇尤為顯著。對於這種表現的流動性,我將其稱為「液體化」,具體放在後面再談。

還有一個原因。「帳篷劇」的場域,是個人與集團的鬥爭場。是弱小的個人的聲音,與人類史層面的「集團的沉默」相較量的鬥爭現場。而且,這一鬥爭現場本身就是與外部環境(包括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鬥爭的場所。無論從個人的視角、還是某個集團的視角、或是環境的視角——從任何一個視角,都無法完全把握「帳篷場」。要把握帳篷需要複眼,而自然界雖有複眼,對人卻不起作用,所以只能認為,是各種各樣的視線在分享著帳篷場。觀眾坐的場所、與觀眾直接面對的演員的場所、與觀眾正好相反從背後看到舞台的後台的場所、從外面看到帳篷場的過路人的場所、劇作者寫下劇本時的遙遠的場所——所有的視線,分享著這個「帳篷場」。不僅如此,帳篷場不斷召喚著各種各樣的他者(死者),他們的時間也侵入這一場域,使其更為錯綜複雜。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