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觀眾、樂生院的爺爺奶奶:
大家好!
我從事舞踏演出已有30年了。
這一次在台灣的表演,我準備以獨自面對這個世界的覺悟,為這地方死者的尊嚴而跳舞。
此次參與演出的人,有認識二十五年的西塔琴演奏家井上憲司、來自北海道,長期支持我的燈光藝術家安田慎,以及台灣朋友黃思農,我們將一起在台北新莊樂生院、宜蘭、花蓮等地演出。

「魂之結」這個名字,是來自縫衣服的最後所打的結;「結(結び)」一字本身藏有多重的含意,它同時是一種把霊魂留在身体裏的「念」,那是一種超越靈魂和靈魂的連結,生者與死者的交感,以及生者和生者的交流。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琉球弧舞踏 Haberu 『魂之結』

【演出時間地點】
台北場(聯絡人 chehouse888@gmail.com)
2019/8/23(五)~8/24(六)晚上7:30新莊樂生院舊院區蓬萊舍   
           8/24(六)下午3:00 為樂生院民義演

宜蘭場(聯絡人 0921-105-672)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演前特別活動】「病行:醫路樂生」文物故事展12/2930再度展出!

 

明天就是《仙山逢來》的演出了!觀賞帳篷劇之前,邀請您早一點走上山坡,前來參觀樂生訪調隊策劃的「病行:醫路樂生」文物故事展,本展在今年八月首次展出,獲得許多迴響,此次搭配演出再度佈展。

特展網宣.jpg

樂生院民「病行」之路的起點,是從哪裡開始的呢?也許是從手上那一塊捏不痛的皮膚,臉上那一片紅紅的斑紋。而許多人難以忘記的,是火車車廂外那一張大大紅紙寫著的「癩病專車」,一天、一月、一年……誰也沒想過自己會在樂生院待上一輩子。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候補方法】目前 12/2930觀眾座位預定已滿。若您不介意坐/站於視線較差、可能淋雨的位置,願意前來候補,我們會於現場儘可能為您挪出些許空間。

候補的位置可能會位於前排地上、觀眾席帳篷兩側,或是後方站位。

當天可能下雨,請務必自備雨衣。每日候補名額約20名觀眾,限現場排隊。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

 

----------

當日下午 15:00~17:00 於大屯舍將展出樂生訪調小組策劃的「病行:醫路樂生」樂生文物故事展,歡迎您利用簽到前後時間參觀展覽!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海筆子TENT16-18《仙山逢來》演出

【演出時間地點】

時間:2018年12月29日(六)、30日(日)17:00入場。
地點:樂生院舊院區佛堂旁特設帳篷(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794號)

由捷運迴龍站一號出口 步行至《仙山逢來》樂生演出特設帳篷的路線圖。

圖片上有標號與箭頭可照著指示走。

海筆子樂生帳篷地圖.png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海筆子TENT16-18《仙山逢來》樂生演出

 

2005年海筆子夥伴在青年樂生聯盟成員的邀請下,踏入新莊樂生療養院,結識因捷運新莊線機廠工程面臨拆遷的樂生院院民,隨後與支持樂生的朋友們展開為期半年的「音樂‧生命‧大樹下」文化行動。台灣海筆子也在2006年於樂生院中山堂演出《野草天堂》後,逐漸形成帳篷戲劇行動集團,並協力企劃黃蝶南天舞踏團的演出。在過去的十多年間,樂生院經歷保留運動的高與低,地勢樣貌也因為工程出現劇烈變化;然而無論受到關注或是多次挫折,阿公阿嬤們持續堅定有尊嚴地抵抗著。

劇名《仙山逢來》是蓬萊仙山?抑或是狹逢仙山?仙山曾是人們對美好境地長生之樂的想望,但邁向仙山並不意味著從現實脫逃。能在困乏的現實裡保有想像並好好活著,這才是仙山的不可思議之處。生活與記憶在反覆繁殖的膨大資訊裡不斷變形,唯有人與人近身接觸與故事的互相傾訴,人們才得以成為容器,乘載他人的記憶共生,不輕易遺忘。

2018年,標示著海筆子TENT16-18這個階段的句點,也是海筆子大樂隊的誕生。海筆子與樂生的重逢,是獻給阿公阿嬤們的新年祝福,祈願在樂聲中繼續前行。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banner.jpeg

2018海筆子TENT16-18《仙山逢來》樂生演出

 

2005年海筆子夥伴在青年樂生聯盟成員的邀請下,踏入新莊樂生療養院,結識因捷運新莊線機廠工程面臨拆遷的樂生院院民,隨後與支持樂生的朋友們展開為期半年的「音樂‧生命‧大樹下」文化行動。台灣海筆子也在2006年於樂生院中山堂演出《野草天堂》後,逐漸形成帳篷戲劇行動集團,並協力企劃黃蝶南天舞踏團的演出。在過去的十多年間,樂生院經歷保留運動的高與低,地勢樣貌也因為工程出現劇烈變化;然而無論受到關注或是多次挫折,阿公阿嬤們持續堅定有尊嚴地抵抗著。

劇名《仙山逢來》是蓬萊仙山?抑或是狹逢仙山?仙山曾是人們對美好境地長生之樂的想望,但邁向仙山並不意味著從現實脫逃。能在困乏的現實裡保有想像並好好活著,這才是仙山的不可思議之處。生活與記憶在反覆繁殖的膨大資訊裡不斷變形,唯有人與人近身接觸與故事的互相傾訴,人們才得以成為容器,乘載他人的記憶共生,不輕易遺忘。

2018年,標示著海筆子TENT16-18這個階段的句點,也是海筆子大樂隊的誕生。海筆子與樂生的重逢,是獻給阿公阿嬤們的新年祝福,祈願在樂聲中繼續前行。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海筆子TENT 16-18《世界是一匹陣痛的獸》

 

【 高雄場 】劇照

時間:2018/1/9(二)19:30

地點:原日本海軍鳳山無線電信所特設帳篷

攝影 陳伯義

P4320117A.jpg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許雅紅(台灣海筆子沖繩高江小組)

 

2005年春天,我與「台灣海筆子」帳篷劇部分成員開始參與台北新莊「樂生療養院」的保留運動。那時樂生院因台北捷運新莊機廠建設正面臨被迫拆遷的危機(2002年起因捷運機廠動工,陸續有部分房舍遭拆除)。起初我們和一些音樂、劇場界朋友以「大樹下小組」為名,與「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一起在樂生院舊院區舊納骨塔邊的兩棵苦楝樹下,籌備了每月月底一次的「音樂・生命・大樹下」活動,持續半年。2006年2月「台灣海筆子」在樂生院中山堂演出《野草天堂》,同年9月「黃蝶南天舞踏團」在同地點演出《天然之美》。

 

在樂生院阿公阿嬤們與學生們辛苦漫長的抗爭下,最終政府相關單位僅同意保存30%的樂生舊院區,並於2008年12月以500多名警力驅離抗爭群眾,強行搭起施工圍籬,拆除了舊納骨塔、大樹下週圍房舍、中山堂等屋舍。2009年農曆年期間,我們到樂生院拜年,我走在瓦礫堆上,想著我初次拜訪樂生院的4月的午後,阿公阿嬤們唱著許多歌曲給我們聽,我跟著又唱了一次鄧麗君的「小城故事」。思索著我可以繼續為樂生做些什麼呢?或許可以跳舞給阿公阿嬤們看吧?——對於多年來以帳篷劇演員身分做表現的我,是需要很大的決心才能真正交出身體投入舞踏——2009年我以舞者身分參與「黃蝶南天舞踏團」《惡之華》,也從樂生納骨塔中存放著日本殖民時期琉球人、朝鮮人的骨灰,開始閱讀沖繩。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櫻井大造

譯/李彥

原文發表於沖繩雜誌 《越境広場》 創刊零號 2015/3

 

 

        這個夏天(2014),我和「台灣海筆子」(台北的帳篷劇集團)的伙伴們踏上了前往與那國島的旅程,引導我們的是新川明的著作《新南島風土記》。這一系列隨筆據說是 1964 年夏天於《沖繩時報》開始連載的,也就是說,恰好是新川明先生在 50 年前用雙腳和雙眼所寫下來的作品。字裡行間平穩但銳利的光束浪花般蕩漾,不管經過 50 年還是 500 年,蘊藏在本書文章中的光輝都不會消失。這片水域的海和島嶼的相剋是不變的,正如谷川雁先生描述吐噶喇列島中的臥蛇島的「蒲葵樹下的死亡時鐘」(註一)所說的一樣。這是一部觸及「人」和所屬集團、社群那無所依歸之光陰的名作。在與那國島的夜晚,偶遇的年輕女性帶領我們觀賞的舞蹈排練也一樣美好,就像《新南島風土記》,滿溢著慈悲之心。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