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許雅紅(台灣海筆子沖繩高江小組)

 

2005年春天,我與「台灣海筆子」帳篷劇部分成員開始參與台北新莊「樂生療養院」的保留運動。那時樂生院因台北捷運新莊機廠建設正面臨被迫拆遷的危機(2002年起因捷運機廠動工,陸續有部分房舍遭拆除)。起初我們和一些音樂、劇場界朋友以「大樹下小組」為名,與「樂生保留自救會」、「青年樂生聯盟」一起在樂生院舊院區舊納骨塔邊的兩棵苦楝樹下,籌備了每月月底一次的「音樂・生命・大樹下」活動,持續半年。2006年2月「台灣海筆子」在樂生院中山堂演出《野草天堂》,同年9月「黃蝶南天舞踏團」在同地點演出《天然之美》。

 

在樂生院阿公阿嬤們與學生們辛苦漫長的抗爭下,最終政府相關單位僅同意保存30%的樂生舊院區,並於2008年12月以500多名警力驅離抗爭群眾,強行搭起施工圍籬,拆除了舊納骨塔、大樹下週圍房舍、中山堂等屋舍。2009年農曆年期間,我們到樂生院拜年,我走在瓦礫堆上,想著我初次拜訪樂生院的4月的午後,阿公阿嬤們唱著許多歌曲給我們聽,我跟著又唱了一次鄧麗君的「小城故事」。思索著我可以繼續為樂生做些什麼呢?或許可以跳舞給阿公阿嬤們看吧?——對於多年來以帳篷劇演員身分做表現的我,是需要很大的決心才能真正交出身體投入舞踏——2009年我以舞者身分參與「黃蝶南天舞踏團」《惡之華》,也從樂生納骨塔中存放著日本殖民時期琉球人、朝鮮人的骨灰,開始閱讀沖繩。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櫻井大造

譯/李彥

原文發表於沖繩雜誌 《越境広場》 創刊零號 2015/3

 

 

        這個夏天(2014),我和「台灣海筆子」(台北的帳篷劇集團)的伙伴們踏上了前往與那國島的旅程,引導我們的是新川明的著作《新南島風土記》。這一系列隨筆據說是 1964 年夏天於《沖繩時報》開始連載的,也就是說,恰好是新川明先生在 50 年前用雙腳和雙眼所寫下來的作品。字裡行間平穩但銳利的光束浪花般蕩漾,不管經過 50 年還是 500 年,蘊藏在本書文章中的光輝都不會消失。這片水域的海和島嶼的相剋是不變的,正如谷川雁先生描述吐噶喇列島中的臥蛇島的「蒲葵樹下的死亡時鐘」(註一)所說的一樣。這是一部觸及「人」和所屬集團、社群那無所依歸之光陰的名作。在與那國島的夜晚,偶遇的年輕女性帶領我們觀賞的舞蹈排練也一樣美好,就像《新南島風土記》,滿溢著慈悲之心。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722625_10153274046365194_120815419_o.jpg

 

海筆子TENT16-18 帳篷劇演出《七日而渾沌死》新聞稿

 

2013年《黴菌市場默示錄》演出後,「台灣海筆子」打破兩年的沈默,再次開始行動。接下來,海筆子會把2016年到2018年這三年當成一個階段,以「海筆子TENT16-18」這個名稱進行活動。成員為原先的海筆子成員和新加入的年輕演員以及工作人員,另外,包括東京「野戰之月」及北京「流火」的演員和工作人員也會來台參加行動。首次的公演為櫻井大造編導的《七日而混沌死》,將在今年四月初於微遠虎山空地特設帳篷上演。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渾沌而七日死DM_A.jpg

渾沌而七日死DM_B.jpg

 

海筆子TENT16-18     帳篷劇《七日而渾沌死》

 

時間:201646(三)~411(一)每晚七點半開演

文章標籤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