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1402 088   

 

逆鱗搖蕩

 

文/櫻井大造(野戰之月海筆子)

 

       RYUSEIOH龍的舞蹈樣態是「搖蕩」。一切始於彷彿動力三輪車發動引擎時的「搖蕩」,修長的四肢抵抗般地開始掙扎,動作之劇烈甚至連本體的重心也被奪走了。幾近危險的重心移動持續著,形成了不定形的「搖蕩」。數條像這樣搖曳的動線交疊重合,他獨有的「空間」於焉產生。那是一個和任何鄉愁絕緣的場所,即所謂「尚未產生的場域」。對於這樣的空間,我們能做的只有凝神注視。

 

逆鱗搖蕩01  

 

       一般而論,若說舞者欲望的原點,是企圖從存在本身的重力中解放的話,那麼應該沒有什麼比他的舞更能夠展露出像這樣的欲望。雖說如此,他的舞既不是那些被稱做跳躍和飛翔的動作展現,也並非像跺腳一樣地和重力相抗衡。好比一個全身被無底沼澤吞沒的人在掙扎扭動一樣,他激烈狂暴地舞動四肢,持續不斷地轉換重心。這是為了要同時抵抗從四面八方往身體糾纏的重力和浮力所致。

 

  說不定劇烈地驅動其四肢的,是他的喉結。這裡常被當作是欲望的發源地。一如傳說中下顎含著寶珠的「龍」一般,他的喉結發出彷彿能夠召喚雷雲的呻吟,脈動不息。

 

        當我從皮村的帳篷縫隙窺視他的舞姿時,我確信了一件事:RYUSEIOH龍已經化身成一條<>了。他的喉結下方可以看到的是逆生的鱗片,而他的目光則宛如亡靈。年輕的他已然從泥沼中掙脫,並將怒氣化為有形。在北京,他的逆鱗搖蕩。

 

        最近這幾年,RYUSEIOH龍有許多在東亞各都市跳舞的機會:韓國光州市的監獄遺址和全羅南道道廳前廣場、首爾街道、台灣的漢生病療養院樂生院和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北京市的商業區和搭建於打工勞動者聚落中的帳篷。

 

        不管在哪裡,他的舞都帶給各地觀眾絕大的衝擊。尤其對年輕世代而言,龍的舞並非事不關己。因為他們同樣是全身被重力和浮力所捆綁,咽喉也為之堵塞。

 

        這次的個人公演,可以說是一個將龍近幾年來的姿態表露無遺的機會。請各位不要錯過了。

 

 

售票相關資訊:

 

Ryuseioh Ryu<龍> Solo Dance《跳舞的空間──泥壁》
野戰之月海筆子藝術總監櫻井大造形容Ryu龍的身體是一種擺盪的樣態,不管在哪裡,他的舞都帶給各地觀眾絕大的衝擊。差事劇團藝術總監鍾喬在他獨特的、罕見的身體舞蹈性中,看到了發自他深深內在的,對於這失重世界的搏鬥的一首詩,恰沿著無限的擺盪下去!
2014/11/17
(一)、11/18(二)晚上730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山城戶外廣場(台北市汀州路三段230142號)

詳細售票資訊: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ihVH541cuOi0vCKYFEq5gCsHd7l9q7N5pTrXoyBIS1k/edit#

 

 

 

【差事劇團+日本龍之陣+野草叢劇社】友情套票專案http://taiwanhaibizi.pixnet.net/blog/post?preview=386393595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wanhaibizi 的頭像
Taiwanhaibizi

海筆子 TENT16─18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