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新宿ALTA站前廣場集會 (主辦:辺野古への基地建設を許さない実行委員会)的電話訊息(仲村渠政彦PM5:00開始傳送)(來自沖繩‧一坪反戰地主會關東部落格 石塚先生的請託)

 

在現今的沖繩,以環繞著邊野古、高江的反對新基地建設之社會運動為始,各地展開了反戰和平、基地撤除、守護生活的社會運動。沖繩當地的居民(包括沖繩人、移居者),與來自「本土」的朋友們一起,自嘉手納基地大門、普天間基地大門開始層層向外地展開了社會運動。

 

首先,向各位報告有關高江的狀況。

 

711日,參議院選舉沖繩選區的伊波洋一以反對新基地建設與撤除基地為主要論點大勝對手「賣島安伊子」[1] 的隔天,大量的沖繩縣警察機動隊便突然進入東村高江。在機動隊的庇護下,於美軍北部訓練場基地內,建造魚鷹式傾轉旋翼機停機坪(osprey pad)的機器、材料放置場、工人宿舍與會議室等強行施工的據點,於19日建造完成。

 

719日,由北到南直線距離只有105公里的沖繩本島,而在沖繩之中更顯小巧的東村高江,共有沖繩縣警加上來自「本土」也就是來自日本各縣的500名機動隊警力進入。從70號縣道的盤檢開始,在北部訓練場基地主閘門接連不斷進出的機動隊裝甲車輛、防衛局車輛、不發一語如同機器人的無數機動隊隊員,進行著警戒和管制,在主要抗議戰場的N1閘門之前有著和縣道上一樣的光景。宛若戒嚴令的治安出動,對這個區間展開壓制行動。我們這些抵抗市民,只得不分晝夜,與機動隊對峙著。

 

21日,在N1閘門前的縣道上並排著、企圖阻擋機動隊車輛與拖吊車的165輛支援者的車輛,以及共250位支援者,徹夜守候,迎接22日早晨的來臨,在早上6點的時候,與要將我們強制排除的機動隊進行激烈的攻防戰。940分,我們的兩輛一直以來封鎖著閘門的宣傳車,被機動隊移除了。在這輛車的車頂上,我們的朋友們,激烈地抵抗著。因為在形勢不明的情況下進行抵抗,將會有許多人受傷,在山城博治先生判斷下,暫時停止了當下的直接行動。

 

閘門的阻擋被撬開、防衛局和機動隊加以部署、抵抗被排除,宣示著工程從今之後就成真了。從此之後會有接連不斷的砂石車進出施工區域。阻止工程行動進入了新的階段。成為人手、頭腦與主體性都必須具備的鬥爭。在此拜託大家集結到高江來。

 

現在,N1閘門、N1裏閘門、GH地區進入村道的交叉口,都被防衛局和機動隊部署警力封鎖、盤檢,強行進行工程。我方負傷由救護車送到醫院的五個人,目前都沒事了。今天也持續著活動。

 

還請大家務必前往瀏覽北上田先生的部落格「チョイさんの沖縄日記」和目取真俊先生的部落格「海なりの島から」。

 

時常揣摩美國國家意志的安倍政權,是把沖繩、也就是沖繩縣民,當作是典當品一樣對待、把沖繩從自己國民中排除的政權。安倍政權對待這小小的沖繩民眾運動,露出最大限度的恐懼與敵意,過度地使用暴力政治。這樣的做法本身展現了安倍政權的弱點。這次的暴行暴露出他們的失敗。

 

因為邊野古的工程陷入中斷,而如同洩憤行為的陰謀策畫還會一再發生。以沖繩縣面對改正指示卻不作為為由的違憲確認訴訟、邊野古陸地工程的強行施工計畫、北部訓練場osprey降落跑道工程的強制施工等事件,等於是分別從三個方面同時進攻沖繩縣知事和沖繩人民。這些都會成為沖繩必須要從日本脫離出來的歷史事件吧。然後成為敦促「本土」國民正視地方自治的重要性與自立的事件吧。

 

這數年間,以「不能在邊野古蓋新基地」為主要論點,從眾議院選舉開始,縣知事選舉、名護市長選舉、縣議會選舉,還有最近的參議院選舉等的完全勝利,都顯示出沖繩的民意傾向。特別是在最近,沖繩縣議會關於海陸軍撤退的決議、6/19縣民大會中同樣對海陸軍撤退做成的大會決議,越發清楚的反基地‧基地撤走的論點中,伊波洋一在參議院選舉中獲得勝利。

 

儘管如此,安倍政權像是要衝散沖繩民意般地向沖繩直撲而來。誇下豪語說結果就是全部、在程序中如同呼吸一般自然地說謊,結果出來後就像把程序扔掉,以多數暴力,如同推土機般搗毀民意。不只破壞了稱頌個人尊嚴的民主主義,同時,也把地方自治架空,邁向與國家主義連結的道路。

 

因此,邊野古‧高江的狀況,對沖繩人來說,不是別的,正是讓沖繩人想起明治日本政府自1872年以來的強制併吞琉球計畫、處分官松田道之在1879年所進行的「琉球處分」,也就是以官兵、軍隊、警察攻擊首里城的武力合併。以沖繩作為橋頭堡的殖民地擴大主義,摧毀沖繩文化並將之置於天皇制度下,最後促成了歷史上最悲慘的沖繩陸上戰爭。現在日本容許了以日美防衛協定指南為擔保、安保戰爭法則為基礎的集團自衛權,進入了美軍的指揮之下,在美軍的指示下逐漸成為得以進行戰爭的國家,沖繩(琉球列島)又要再度成為保護日本國家的棄子。沖繩做為為了守護日本美國國家利益的棄子,逐漸軍事要塞化。

 

140萬沖繩縣名的民意被政權無視。政府看向的是沖繩縣以外的1億數千萬的「本土國民」。減輕負擔,作為政府的努力被正當化、被國民所接受,透過形式民主主義強行通過。只有國土總面積0.6%,卻有74%美軍基地集中於此的沖繩,安倍政權以減輕負擔為由,進行基地機能合理化重新編制的拆舊造新(scrap and build),並且是在沖繩縣內進行遷移,簡直就是為了避免在「本土」被政治問題化的風險而利用了沖繩。北部訓練場雖然透過SACO合意決定返還幾乎一半的土地(4000),但仍然在剩下的土地中蓋了6個新的osprey pad

 

一直以來在北部訓練場的起降就有2000多回,若osprey pad建蓋完成,則會變成4600回,回數的密度就變成兩倍之多,以單純的算術計算來看,訓練場域內的密度擴大成為四倍。此外,區域內還有osprey等軍用直升機的低空飛行以及特技飛行訓練。這簡直不是人住的環境。何況是其他生物呢。再者,包含訓練場中的四座水庫,身為儲水庫的北部山原,供給著沖繩本島中南部六成以上的生活用水與飲用水。但是,因為訓練機的熱氣排放而造成的森林大火,以及因為墜落、陸地訓練造成的汙染等等,用水的安全性很難被保障。這如同是把沖繩本島居民的生殺大權放在美軍(日美政府)手上。只有撤走北部機場,才能有和平的生活。美軍(和自衛隊)的軍用飛機飛行訓練菜單,涵蓋邊野古基地(名護市)、北部訓練場(跨越東村和國頭村)、大宜味村以及伊江島基地(伊江村)等沖縄本島北部山原(yanbaru)地區。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惟有撤走基地,才能守護基本人權。

 

就這樣,在沖繩,透過安倍政權和對國民的欺騙,進行著「現代」的琉球處分。以戰後美軍佔領為起點,豈止是「結構上的歧視沖繩」而已,根本是現代琉球處分的再次出現。在這前方,呼喊著亞洲再平衡的美國,以及身為其傀儡國的日本,打開了邁向戰爭的道路。

 

我們要以歷史為鏡,尤其是要向近代歷史學習,必須要仔細注視貫穿至今的時間,由現在沖繩發生的事,即可洞見明日日本。我們現在正站在分水嶺上。不論沖繩當地還是「本土」都要手牽手一起奮鬥。

 

結語

我們是不會輸的!因為,會奮鬥到勝利為止!

一起生存下去吧!一起加油吧!

 

 

[1] 譯註:賣島安伊子(原文:島売りアイコ)是針對自民黨候選人尻安伊子帶有諷刺意味的稱號。

 

高江0722上午6點半(沖繩時報).jpg

高江7月22日上午7點45分(沖繩時報).jpg

高江0722宣傳車(沖繩時報).jpg

照片出處:

沖縄タイムス辺野古・高江取材班 https://twitter.com/times_henoko

 

高江抗爭現況連結:

北上田先生的部落格「チョイさんの沖縄日記」http://blog.goo.ne.jp/chuy

目取真俊先生的部落格「海鳴りの島から」http://blog.goo.ne.jp/awamori777

高江現地行動連絡会的部落格「ヤンバルに座る・・・たかえをまもれ」http://blog.goo.ne.jp/takashie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iwanhaibizi 的頭像
Taiwanhaibizi

海筆子 TENT16─18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