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筆子】企劃

【台灣Faust計畫組織】製作

台灣帳篷戲劇《台灣Faust》

帳篷搭建及宣告記者會新聞稿



《台灣Faust》行動計劃是兩年前,由日本人櫻井大造提案發起的。1999年,櫻井率日本劇團「野戰之月」,在三重市的河岸公演了帳篷戲劇《Exodus(出核害記)》。第二年,「差事劇團」公演帳篷戲劇《記憶的月臺》,其後我們舉行了自主稽古戲劇工作坊,另外參加了秦kanoko舞踏公演等,通過各種方式,我們與臺灣的表現者一起走到了現在。東京的劇團「野戰之月」一方面堅持在日本的公演,一方面在臺灣用“海筆子”這一與臺灣人共同行動的企畫名稱,以臺灣作爲另一個活動據點,進一步推動行動計劃。

櫻井之所以以臺灣作爲活動的據點,是出於後殖民主義狀況中,帝國主義本國人的設身處世。對於長年在朝鮮與日本的歷史關係和韓國民主化鬥爭的具體實踐中堅持“表現”的櫻井來說,直至90年代才得以與臺灣相見恨晚,是通過「差事劇團」的鍾喬。

如果說,藝術就是“深層反省的形式”,恐怕沒有什麽會比演劇更被試探到反省的深度。在那裏,在現實中生存的人們,背負著種種歷史性,在掙扎、摩擦中不悔地存在著。在現實中,作爲不平等、非對稱的存在的人們,如何獲取“對等性”,從而形成劇場這一個場,這恐怕是演劇的最大的難題,但也是重要的問題意識。如果,演劇這個場中,沒有運作對等的關係性,那麽,“反省”就變成很偏狹的東西,只是再生産新的壓迫關係,不斷製造“反省”的種子而已。對等是指互相之間要自立。自立是指以一己之軀面對強大的“世界”。不妄自卑下,縮緊身體,義無反顧地立於“世界和他的威權”的面前。

此次,我們的行動計劃,沒有向公共機關要求任何援助。如果要問爲什麽,國家或與之相當的財團所提供的援助,通常不只是單純的金錢的借貸·贈與,因爲“威權”會被作爲附加條件。我們並不想通過那樣的“威權”來輔助我們此次的共同行動。因爲那被附加的“威權”,會勾起我們安於自身舊有姿態下的自我認同。現在,我們置“威權”的利誘而不顧,隨時準備赤裸地出發。這在現在的臺灣,恐怕尚爲特別之事。並非只是金錢的問題,實在因爲,無論在什麽地方,也沒有什麽可以保證我們的行爲。我們只有自力更生地相互尋求保證。我們手頭上有的只是對“對等的關係”的希求和支撐它的“信賴關係”。

我們權且把這個場稱作“新公共性”。一直以來委身於國家的公共性和它所持有的正統性。我們選擇不在這樣正統的公共性之上建立劇場,正是此次我們的“表現”的意志所在。這也表現在我們與觀衆和建立帳篷的近鄰居民的關係上。觀衆和近鄰居民也不可能躲在任何威權或既定觀念裏觀看我們的“表現”。也就是說,我們的場並不存在“服務和消費”或者“威權的兜售和甘受”。當然,“新公共性”也決不是簡單地被發明·發現的。那樣做就可以,或,這樣做就好,恐怕“新公共性”與這種對“場”的提及是相距甚遠的。我們要動員我們的各種“智慧”,那“智慧”要通過與我們作業的“手”的協作而被不斷確認。我們在此所說的“手”,是與我們亡去的長輩親人(並不指骨肉親人),還有我們尚未出生的孩子們(並不指骨肉親人)緊緊相握的“手”。

最後,比什麽都重要的是,我們只有無悔地讓現在的我們自己——沒有任何威權、不被任何自我認同收留的自己——與“世界和它所擁有的威權”對峙,我們才能啓程出發。那正是名爲演劇的場和在這場中聚集的人們所必需挑戰的“反省的形式”。

《台灣Faust》經過兩年醞釀、密集開會和成員自主稽古(個人呈現)討論等,目前已有超過四十位成員,包括來自日本及台灣各地,將於2005年3月23日至28日在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9巷紀州庵旁空地成員們搭建出來的帳篷劇場裡演出六場。

《台灣Faust》是以帳篷戲劇多變的舞台形式為基礎,企圖透過成員們對被表現身體的三邊結構(顯身/變身/隱身)的張力來交織出糾結複雜的台灣情感記憶。《台灣Faust》演出開始於工人挖掘公墓的夜晚,在追悼無名亡靈們的祭典中,三千比丘尼胡楊率領著魔女們自棺材湧出,被扭曲的時間和空間陷入黑洞般的歷史酸化過程,在魔女與天使們相繼離去之後,鍊金術師法無似與尋找屍體的死人化妝師梅妃在研究室爭辯空間的正確性與東西方文化差異,在空間之門被移走後,流浪漢眉飛自鏡中被釋放,試圖解開梅妃的疑惑,,在旋轉舞台另一面被審查的記憶同時登場。

《台灣Faust》於3月6日開始在演出地點將結合半球體的木製帳篷和建築工地的鋼管鷹架等搭建出12米╳24米╳6米的帳篷劇場(含200人的觀眾席),基本舞台結構有可前後移動的旋轉舞台、地下室、監獄監視塔、水池,透過變化多端的空間變化來呈現陸續登場的十七個角色,再透過這關係複雜的角色和充滿不確定時空的想像力來創造出《台灣Faust》所企圖表現的台灣身體與情感記憶。此外,【台灣Faust計畫組織】成員們將在演出現場搭建廚房、服裝間、工具間、休息室等,從3月初開始在帳篷現場共同製作舞台、道具、服裝等,並繼續密集排練,直到演出結束。



〔售票洽詢〕
演出場次:2005年3月23日(三)至28日(一)每晚七點開演
演出地點: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9巷紀州庵旁空地(捷運古亭站2號
出口,鄰近水源路)
票 價:
*預售票380元(3/21之前註明姓名/電話/場次/張數,Email至taiwanfaust2005@yahoo.com.tw或傳真02-2367-1943)
*現場票420元(每場演出當晚六點開始現場售票,座位有限,建議提早訂票)
洽詢電話:0917-908158

中文網址:http://taiwan-faust.myweb.hinet.net
日文網址:http://ftob.adst.jp/taiwanfaust2005/


【導演櫻井大造的話】

在西洋近代的拂曉,由歌德的《浮士德》所表現的人的形象,不只在西洋,即使在非西洋地區,也成爲掙扎於資本主義社會的人的某種規範。簡單地說,就是一種自我擴張的欲求,對人類進步的信賴。但,往往自我擴張意味著喪失他者,進步則帶來歷史(使自我成立)的忘卻。

本次的演劇《臺灣Faust》,是指過去於國家恐怖主義中謀求自由和民主的某些人們,也是現在開發中的“新藥”的名字。這“新藥”是建於監獄、公墓舊迹上的國立秘密研究所發明的有延命和啟動頭腦作用的一箭雙雕的藥。優秀的人才輩出,就意味著臺灣可以延命嗎?還是說,在罄竹難書的苦難的盡頭得到的現在的自由和民主,真的可以爲我們打開“臺灣”的未來和過去嗎?


此次演劇的時間,將與那些甚至沒有在名簿上留下姓名的衆多的死者的聲音匯作滾滾洪流,勇往直前,或,在什麽地方止步。

這裏想稍作附加說明的是,“企畫”的名字“海筆子”不是集團的名字,而是行動的名稱。雖然以臺灣爲據點,但這並不是單單爲臺灣人的行動計劃。在地理上被稱作東亞的領域,從中國南海到臺灣海峽,從東海、黃海到日本海,都好像漂浮的“水草”,所以如此命名。似“水草”般無所依憑的弱小力量=身體的表現,這一地區近代的歷史性是如何與現在的區域政治學碰撞、鬥爭,又是怎樣介入的。且把它當多假說,但,這正是“劇場”所憧憬的。

〔工作人員表〕

編 導─櫻井大造
演 員─王墨林、鍾喬、賴玉枝、濱村篤、林于竝、秦Kanoko、吳文
翠、陳憶玲、李秀珣、朱正明、許雅紅、李薇、段惠民、巫祈
麟、陳惠善、李昀、陳俊樺
舞蹈設計─秦Kanoko
舞 台─許宗仁、瓦旦塢瑪、黃福魁、林美伎、陳佩君、傅凱羚
燈 光─陳家銘、鄭嘉林、林俐馨、陽柏筠、陳虹潔
服 裝─陳香伶、鄒欣寧、楊惟方、Okame
音 樂─滿延芬、林欣怡 攝 影─陳又維
翻 譯─胡冬竹、張建元 廚 娘─張芳華
宣 傳─王靜慧 票 務─楊喬安、馬詩晴
平面設計─鄒雅荃 前 台─林宛吾、林慧蓉
協 力─村重勇史、遠藤弘貴、吉井孝史、姚立群、易倩如、趙銘圓、
溫曉梅、劉烽、謝淑雯、吳晴芷、安田慎、Marco
Casagrande、林志堅、阿芬老闆娘、張碩尹、王育麟、賴志
成、阿德
特別感謝─差事劇團、陳光興、丸川哲史、清水知子、池內文平、康
旻杰
感謝單位─城南水岸文化協會、河堤里鄒士根里長、王貫英先生紀念
圖書館、台大城鄉所、建國啤酒廠產業工會、淡江大學建
築系、世紀當代舞團、植民社、日本野戰の月劇團

Taiwanhaibiz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